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一起学习分形艺术吧!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0|回复: 2
[复制链接]
2020年11月25日分形艺术网十周年生日感言
1# dying_cat 发表于 2020-11-28 23:58:17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dying_cat 于 2020-11-29 10:32 编辑

2020年11月25日,分形艺术网为许多国内的分形艺术爱好者提供作品发布平台与分形软件相关教程资料的第十年。先别提十年的时间,可以为我们的世界整体,或是与整体相似的一部分,带来何种改变;受分形艺术之陪伴而生活了近两年,尚无法想象如果真的坚持做十年分形以后,又会是如何。

“技术炉火纯青后仍找不到其尽头”,依稀记得有人答道。那样的话,分形不知是否依旧迷人,或是本人也将对其美丽感到麻木?这种预想场景的细节,如同UF预览窗口中图像尚未渲染清晰而勉强使用Explore功能而行进。


也无需多言,只想说,感谢站长风达,依然坚持着维护这个对于国内分形艺术爱好者而言至关重要的网站。DeviantArt,规模较大的艺术交流平台,研讨分形艺术也人数较多;Fractalfroums,偏向于分形理论和探索新的分形结构而依然让分形艺术留有一席之地的论坛;Infinite Fractal Loop,收录了许多分形艺术相关网站但多为个人作品展示的网站合集......国外关于分形艺术的内容固然会稍微多一点——而且,如果不是对英文词义之误解,DeviantArt上甚至有人只是形容分形为“有些小众”——却鲜少会有国内纯粹出于兴趣而意图了解分形艺术制作的人去主动克服额外的困难,在那里寻找相关资料。


主页当前显示的总会员数,12916,试想。无论因各自不同的坎坷现实或有其它分形之上的爱好或只是单纯尝试了制作分形而很快就丧失兴趣,甚多过客散了,却有几人留下。


本人确实感到可以被称为“留下”的那几人之一。“留下”的时间还不足两年,对于分形艺术的体会是在不断加深还是原地徘徊,莫名抱歉未能确定。用“孤独”与“迷茫”形容,并非完全不可。放大此类宽泛形容的堆砌,其中一个微缩版的全集便是——“其它‘留下’的人,你们到底在哪里,又是怎样的契机使你们了解了分形艺术并热爱它?”至少依旧如此清晰且纯粹,本人与分形艺术的缘,也是时候重新提起。整体来说,发现到分形艺术相关的信息之概率,和见到彩虹差不多。


说出来可能并不令人相信,13或14年,见到身边他人使用一款名为“金山画王”的软件,其中就有一个功能叫做“分形”。它可以在画面上添加一些分形图像,但局限性极大。它大概只能挑选几个固定的模板,而不能更改图像放大倍数等任何参数,也就是说,与真正的分形艺术创作关系不大。但至少,那些图像确实是分形。类似于Barnsley Fern的结构并未给当时并不懂什么是分形的本人带来任何深刻的印象,而M集、J集和Newton集的一些放大后结果,那种混沌、花哨而神秘的图案确实在那几年同样混乱的记忆中留了下来。


15或16年,粗略看到过一些关于精神上遇到问题的艺术家之画作,其中有人就描述以类似的文字——“尽管他所处的年代并没有此类技术,但确实在后来被证明,这些混乱且令人不适的图案与计算机生成的分形图像类似。”无论现在重新忆起这行字,会有多么心情复杂,当时只是单纯回忆起了在金山画王上见到的那些分形,对分形的兴趣并不明晰。


在开始了分形艺术的学习以后,如读到在困境中受折磨之人的发泄或自白,心痛的同时眼前也就是一片Perlin Noise的混沌。把作品发布至社交平台,往往会思索那些看过它们的人,是否真的会被这些对于创作者本人而言平平无奇的作品,激起飞溅的回忆。似乎也曾听见过有人由分形引出对于生命与社会的思考。分形艺术是美好的,但真实的世界中一些并不美好的事物,它们或许也具有自相似的特性。无论爱好者们从它得到怎样的情绪,分形都只是静静客观存在于这里,一言不发。本人之所见最多只有这些。


17年四月或五月左右,在电视节目《最强大脑》上见到了一个名为“分形之美”的挑战项目。其中,也略微说明了“分形”的概念。以显微镜下不同放大倍数的雪花和不同摄像机远近看到的英国海岸线来举例说明“自相似”的概念,紧接着却略显突然地直接跳转到对依靠公式用计算机计算出的分形图像和节目项目规则的说明,这两者之间的过渡恕本人直言,并不充足。


略微了解分形以后来看,记忆中那个分形结构应该是Julia集,而那个改变其形状的参数正是它的种子值。于是,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见到分形的时候就会特别留意它的美丽,却没过多久就忘掉,也从未想过这些作品究竟是怎么制作出来的,除了“自相似”这一概念本身,再也没有深入了解过它。


从未想过这平平无奇的电脑屏幕上会显示出分形软件的界面,以及作为对高等数学及编程一无所知的人,也有一日会亲自制作出这一向认为很美丽的图案。“图像随着参数的变化而产生意想不到却也有一定规律可循”这一点,也从未想过,它就是创作分形艺术的一般过程,也是它比起其它需要大量灵感与构思的艺术创作而言的吸引人之处。


后来在电脑上保存了SCP基金会各分部的“SCP-001”档案页面(http://scp-wiki-cn.wikidot.com/scp-001,各分部的链接出于篇幅原因暂不提供。)上的“抹杀模因”图片,而此处对于分形图像的使用,大多是取它混沌且有些情况下略微有些看起来诡异这种特点。


也有一两次曾经在免费素材网站Pixabay上主动搜索了“分形”作为关键词的图片,点开图片后看到其作者相关信息,却仍然没想过这些图片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站长曾在第一次见到分形艺术的美丽之后,在国内分形艺术相关资料比现在还要少的时候,也那么努力去寻找。18年末,在知乎见到一位答主推荐了此网站。很少在其它地方想到过主动查找分形资料,也尽管并未看到任何关于它的介绍,那么多关于分形的记忆,已经足够去促使人在第一次看到专门的网站,就一定要尝试进入并浏览它的内容了。


见到了许多和想象中那种混沌并不完全一致的图像,了解到除了静态图之外,分形艺术还可以被呈现为动画或音乐。最令人惊喜的,就是发现这些图片的发布者有的会用轻松的语气介绍这些作品,有的会详细说明它的制作过程以及制作它所带来的感受,还有的会体现出初学者对于分形的热情而就像学习更加有用的东西那样想要坚持着每天练习。


网站的“分形教程”分区下,许多从未见过的图标:Apophysis、Ultra Fractal、Incendia、Mandelbulb3D...这时才发现,原来这些美丽的图案,也可以在自己的电脑上亲手制造出!作为对分形产生了兴趣的少数人,拥有这份珍贵的幸运。


又如同大多数人那样,通过互联网的每一处了解到世界上显而易见的天灾和早已渗透进无法理解也不愿思考的世俗,尽管和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也毫无关系之悲剧。屏幕另一端痛苦又破碎的叫喊,在Apophysis或Mandelbulb3D的“Mutation”窗口中演化着。简单改变着此窗口的“演化速度”一类的设置,就像并没有什么用的安慰。反而与自己无关的悲伤愈演愈烈。


那些不幸者吃到的食物,幸运又可恶的自己不配去吃;那些不幸者在玩的游戏,懦弱而娇气的自己不配去玩。由于分形的小众性,暂时没有发现不幸者在做的分形,自己不配去做。


作为“心理现象”而存在,且和分形艺术基本无关的这些感受,在这里大费笔墨铺陈出,为的就是显现出遇到分形艺术,是一种多么令人喜悦,难以舍弃的幸运。而且,从未踏入过“不配做分形图”一类的观念误区。


很久以前站长问过一个问题,“做图的时候开心吗?”到目前也难以回答。


既然分形艺术确实对于人生发展而言毫无用途,坚持着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分形图,甚至不知不觉已经快两年的话,那一定是有正反馈存在的。观察着分形图像逐渐靠近自己满意的结果,又永远想象不出自己将要制作出的下一张图又会是什么样,这个过程一直被本人比喻成“在水中滴一滴墨水,然后观察墨水扩散出的形态”,非常迷人。


分形艺术的另一个独特之处,就是有时它本身对于一个人性格的改变,提供对于这个世界的另一种看法。很可惜的是,本人尽管并不是那种做了只有几周甚至几天的分形图,就直接半途而废,“被分形改变了性格乃至人生”这种夸张的事情,确实不可能有。


倒是偶然无聊时尝试思考,如果当初从未得知过,分形艺术也可亲手制作出的话,现在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仍然还是一位平凡人,如同整个社会的大多数,以及分形艺术爱好者中的大多数。


但学习了分形艺术之后,到现在已经大概可以称自己在Ultra Fractal的使用中发展出了个人风格与系统的经验。


格外注意到,云也分成近景与远景,朦胧和细节正如本人在长期的UF实践中总结出的那样。树木比起苍翠茂盛而言,其实更美丽的时节正是写下这些感言的当下,因为它树冠的细节,确实是一种可令人观察许久的分形结构。


将现今的个人生活用UF中那些黑白的分形来比喻,暂时处于接受范围外的事物,也就是黑与白之外的其它色彩,用名为dithering的变换试图忽视它。所以说,如果思维方式一点也没被分形改变,也不完全是这样。


而作用于现实的变化,也不过就是向他人售卖过打印并塑封裱框的分形图,在写作中用分形做过一两次题材。并不具有激起轩然大波的能力。


主要由于不擅长使用Flame类软件,无暇学习Mandelbulb3D而带来的焦急,以及担忧如果分形艺术爱好者们正式组成了一个社交圈后产生争执或欺凌现象的可能性,从今年二月左右开始出现。


总之,制作分形图从整体而言还是会带来快乐,而且拥有独特魅力的,随机性会使它更加不严格需要作者的思维深度和灵感,也会使创作以后的满足感减少许多。


不过在今年8月末,被他人的优秀作品影响,尽管那个作品与分形无关,意识到了这两年不到内做的两百多张分形图,是一份多么沉重,却只能在创作者因故离开后被人遗忘的心血。从这开始,对于分形的感触就更加变深而并不明晰。现在想来,如果没有学习分形艺术的话,观赏那优秀的作品以后说不定就不会被影响那么深了,现在的生活一定也会少很多乐趣,大概。


关于这学习分形艺术的近两年,在此仅用三千多字概括。接着还想说的是,希望站长一定要坚持维护这个网站,它目前对于国内分形艺术爱好者数量的增加与现有爱好者之间的交流之作用,本人早在19年9月20日就已说出。(http://www.fxysw.com/thread-8697-1-1.html


分形是与现实的联系极其微妙的,它是否会在未来为科学发展做出贡献,稍微持乐观态度。而分形艺术的未来,个人预计仍然会保持现状,也就是会有几个人坚持,也会继续有人想要学习。坚持下来的,有人会真正感受到其无穷无尽,也有人会陷入各种各样的误区。


day when aesthetic bloomed in the cage of loneliness 00046_副本_副本.jpg
推荐 林晨 发表于 2020-12-21 15:19:37
或许每个分形艺术创作者都会经历属于自己的不同的周期,随着自身与分形之间磨合得越来越默契,作品也会越来越令自己满意。(为什么我不说作品会越来越好,因为每个人对好的定义不同,个人认为,也不必在意他人对自己作品的看法,自己对自己作品的感觉是最重要的)

作者的审美,情感,会以作品的方式呈现出来。至于提到的作图的心情,我做过很多悲伤的图,也做过很多开心的图,站长知道我的经历,我是那种被分形彻底改变过人生轨迹的人,至今都还在无时无刻的影响着我。
我的体验来看,有一些时候,做分形是一种心流状态,通过鼠标滑动,屏幕的实时反馈,去感受每个函数的个性,感受它们的喜恶。这时是完全不带目的,忘记了自我,投入进去变成作品的一部分,成为分形的一部分。也正是这种状态,带给了自己很多很多惊喜和成果。

当一个作品孕育成熟,我的第一感觉是,在它里面看见了自己的生命的一部分,它映射着我的心血,情感和灵魂。

分形艺术网一路走过来,我没少跟风达哔哔,纯粹靠爱发电,走不远。我倒是希望分形艺术网它自己本身能用什么方式,能赚到一些钱,起码可以用于自身的维护费用。很多东西如果没有商业的支持,是发展不开的。


有些人会把网站的资源整理起来做成资料,变成自己用来生财的生意,把自己打造成一个IP,吸引粉丝,引导流量到自己的闭环中,还有些人把一些他人发现的成果想弄进高校的论文和设计中去变成自己的东西,如果这玩意儿能申请专利,我相信它们会去做的。这些我也都给风达说过,这类人我今年遇见了好几个。这也是我越来越少分享自己成果的原因之一。有些人,表面上看是搞创作,实则满脑子都是生意。

法不空出  道不轻传

我宁愿我的经验和知识暂时垄断起来,作为分形艺术网将来可能面临竞争时的知识储备,这是我越来越少在群里露面的原因之一

今年又没给分形艺术网画生日礼物,但是我时时刻刻都在给它储备未来的礼物。
推荐 桃花错 发表于 2020-11-29 10:54:52
加油哇!期待更多精彩作品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